配资知识网

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配资知识网 > 配资平台 > “辱母伤民”案揭示了地下金融链条-月利率为1.10点

“辱母伤民”案揭示了地下金融链条-月利率为1.10点

作者:配资知识网
来源:http://www.28070.net
日期:2020-10-07 00:01
阅读:

  

“辱母伤民”案揭示了地下金融链条-月利率为1.10点

  

“辱母伤民”案揭示了地下金融链条:月利率为1.10点是由股票配资小助手整理编辑,内容涵盖月息,一分,地下,金融南方周末,宁静,仲利,高利贷,月息,刘平,陈伟,王小荣,辱母伤人案,第一财经等;主要讲解的内容是"辱母伤人案"经过媒体曝光以后,已成为社会的热点。而追根溯源,地下金融链中的“高利贷”才是最大元凶。“我们误入高利贷陷阱,害了自己,也伤了别人。”山东聊城“辱母伤人案”中,受辱母亲苏银霞为儿子于欢写的陈情书中有着这么一句话。根据《南方周末》及多家媒体报道,去年4月,22岁的于欢在母亲苏银霞和自己受到11名催债人围攻侮辱后,情急之下用水果刀刺伤了4人,导致1人死亡、2人重伤、1人轻伤。今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这一判决在原本宁静的周末被刷屏了。从“群情激奋”回到事件...的相关信息,具体详情请继续阅读下文。

 

  

  

“辱母伤人案”揭地下金融链:月息一分收十分放

 

  “侮辱母亲、伤害他人案”被媒体曝光后,成为社会热点。追根溯源,地下金融链条中的“高利贷”是罪魁祸首。"我们错误地进入了高利贷陷阱,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别人."在山东聊城,受辱的母亲苏为儿子余欢写的供词里有这样一句话。

  据《南方周末》和许多媒体报道,去年4月,22岁的于欢在母亲苏和她本人被11名收债人围攻侮辱后,用水果刀刺伤了4人,造成1人死亡,2人重伤,1人轻伤。今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这个判决在原本平静的周末被搁置了。

  从事件的“刺激”到“起源”,这无疑是高利贷,或年利率超过36%的私人借贷。作为山东远大工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远大工贸”)的法定代表人,苏于2014年7月和2015年11月分别向该房地产公司的老板吴学展借款100万元和35万元,双方口头约定月利率为10%。换句话说,这两笔贷款的年利率高达120%,远远超过了法律法规规定的民间借贷“红线”。

  一位熟悉山东聊城地下金融状况的相关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年利率超过100%并不罕见。借高利贷取决于你是否急着用这笔钱。正常情况下,月利率分为两部分(年利率为24%)。以下同),或三点是一个常见的情况。”《第一财经记者》还了解到,一些贷款人的资金是从社会上吸收的,这些资金的利率大约是一个百分点,即年利率是12%。

  高利贷引发的“侮辱母亲、伤害他人”案件不是一个个案。《第一财经报》记者通过搜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近三年来因高利贷引发的刑事案件超过400起,涉及犯罪10余起,非法拘禁罪频发。然而,在400多个案例中,不乏最终导致人员伤亡的极端事件。苏显然已经为“误入高利贷陷阱”懊悔不已,但问题是,为什么这么多的“苏”都染上了高利贷?

  年利率超过100%并不罕见?。

  据多家媒体报道,在“侮辱母亲伤人案”发生近四个月后,贷款人吴学展因涉嫌犯罪被聊城警方控制。杜志浩,死于失血性休克,是吴学展团伙的成员。在被刺之前,他被怀疑用汽车杀死了一名14岁的女学生,然后逃跑了。

  “几乎所有高利贷都涉及到黑人。我们怎样才能在不卷入黑市交易的情况下收回资金?谋杀案经常发生,但这次噪音特别大。”山东聊城的一位法律工作者26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高利贷是一件很难监管的事情。往往是出了大事,抓了几个人,就会冷静一段时间。但在过去之后,会有人出来再次这样做。”。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高利贷有两个资金来源,一是自有资金;第二,从社会上吸收的资金,其利率大约为每年12%。

  根据一审“侮辱母亲、伤害他人”的判决,苏承认“2014年7月我厂因反向借款向吴学展借款100万元,口头约定月息10%,之后我厂陆续向其支付152.5万元。”换句话说,苏的贷款年利率超过100%。“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上述熟悉山东聊城地下金融情况的人士表示。

  显然,高利贷是一个难以填补的漏洞。上述聊城法律工作者向《第一财经》记者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个刚到事业单位工作的年轻人无法抗拒同事之间的友谊,为同事借的3万元高利贷提供了担保。因为他的同事借了太多高利贷者的钱,他们无力偿还,就跑了。他被迫以高利贷为同事偿还贷款本息5万余元。为了偿还自己借的高利贷,他不得不借高利贷来偿还,过着拆东墙补西墙的生活。不到三年,他就欠了80多万元,但一分钱也没花。外债泡沫越来越大,最后钱不能借了。收债人也很着急,所以他必须告诉他的父母。父母都是普通员工,只有一栋楼,也就是这栋楼被卖掉了,全家人都在哭,所以他别无选择,只能放弃工作,选择离家出走。

  问题在于融资渠道有限。如果大银行不贷款给你,即使农村信用社(现在通常重组为农村商业银行),你也不能贷款12%的利息。

  苏为什么要“抓”高利贷。

  除了向吴学展借高利贷外,苏和她名下的远大工贸还发生了三起债务纠纷。这些争议表明,苏及其企业不仅进入了“拆东墙补西墙”的阶段,而且揭示了苏被高利贷所感染的原因。

  案件地点(来源:封面新闻-花溪包。以下同)。

  根据中国判决文件网,第一次债务纠纷发生在2013年5月16日。中力国际租赁有限公司(简称中力国际)与远大工贸签订租赁合同,租赁数控铣床、主轴和摩擦压力机。租赁期为2013年5月20日至2016年5月20日,租赁房屋成本为85万元。远大工贸只支付了第一期至第二十三期的租金52.3万元,另一期租金20.97万元未支付。

  第二个债务纠纷是银行贷款。2016年1月22日,远大工贸向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聊城分行借款788.8万元。双方签订了贷款合同,主要约定年利率为5.7%,利息按月结算。每月20日为结息日,逾期罚息利率根据罚息日适用的贷款利率上浮50%;贷款期限为2016年1月22日至2016年7月22日等。该笔贷款由苏、、冠县柳林轴承公司担保。本行根据合同发放贷款后,远大工贸未能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截至2016年9月2日,远大工贸欠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贷款本金788.8万元,利息19.45万元,本息合计808.25元。

  第三起案件发生在2016年10月28日。聊城润昌农村商业银行向冠县法院起诉远大工贸和其他两家公司,要求法院冻结这三家公司价值570万元的存款或财产。本案的案由是“借款合同纠纷”,第一被告是远大工贸。

  上述三个案件中,前两个案件已经判决,苏、、远大工贸败诉,被判偿还贷款。根据全国法院失信执行人名单,苏、已三次被列入“黑名单”。其中两起案件是由于中力国际未能履行判决造成的,案件于2016年10月立案。另一起案件于今年2月27日立案,涉及苏、远大工贸欠借款100万元,苏败诉,判决生效。

  北京闻仲律师事务所资深民商事律师徐红亮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银行不得向进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的人员发放贷款。苏把列入了这个名单,所以她无法得到银行贷款。不诚实的“黑名单”对整个社会开放,当一般私人借贷借钱时,这个名单也会被提及。一旦你进入这个列表,从普通私人借贷中借钱很难获得成功。因此,苏陷入了无法从银行借款偿还其他债务的境地,普通的民间借贷几乎将她拒之门外。为了还债,她只能求助于吴学展的高利贷。

  在过去的三年里,高利贷引发了许多凶杀案。

  《第一财经记者》搜索了中国裁判文书网,发现从2014年到2016年,该网收录了411项与高利贷相关的刑事判决,包括开设赌场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和故意伤害罪。开设赌场罪和非法拘禁罪已成为高利贷引发的两大犯罪。其中,有98起开设赌场的案件(2014年41起,2015年24起,2016年33起)和108起非法拘留案件(2014年43起,2015年24起,2016年41起)。

  非法拘禁罪已成为高利贷犯罪中数量最大的一种。上述判决披露的这一罪行所涉及的事实是,高利贷放贷者为了收回债务而限制借款人的人身自由,并伴有不同程度的暴力行为。有些暴力行为造成轻伤,也构成故意伤害罪。在刑事判决中有许多对这些事实的引用。因为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判决大约是一年监禁。

  开设赌场罪所涉及的案件事实均指出,被告单独或与其他人员一起开设赌场或赌博游戏,并借此机会向赌徒发放高利贷。这类案件的特点是开设赌场、利用赌博和向赌徒发放高利贷作为获利手段。相关案件的涉案金额约为几万元,最终判决相对较轻,大多是一年左右的监禁。

  除了上述两项指控,内蒙古土默特右旗法院的刑事判决也揭露了一些官员放高利贷的案件。在这起案件中,建筑商石某向当地官员李某行贿近100万元,并因受贿被判处一年半有期徒刑。判决确认,李某在任职期间曾向外国放高利贷。但是,该判决没有提及李某的具体职务和放高利贷的数额,只说此人因贪污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追究刑事责任。

  高利贷引发的极端案例也出现了。根据中国判决文件网记录的判决,2014年至2016年,全国法院共做出4起高利贷杀人案判决,4起案件中有4人死亡,犯罪时间为2012年至2015年。在这四起案件中,三起案件是债务人在收回高利贷过程中对贷款人实施的致命暴力,一起案件是暴力的诱因,其中包括一些高利贷因素。四起案件涉及的犯罪包括故意伤害、故意杀人和纵火。

  以上三起案件分别是云南吕梁王晓蓉纵火案、江苏南京陈伟故意伤害罪、湖南衡阳刘平故意杀人罪。这三个案例的共同情节是,贷款人寻求高利贷并引发借款人以暴力回应。

  陈伟案和刘平案涉及的高利贷是在打牌赌博过程中产生的,总金额达几万元,但贷款人每月收取的利息高于本金。王晓蓉案的判决没有提到高利贷是如何产生的。在讨债的过程中,三个人都受到了语言的威胁或贷款人的暴力殴打,这成为他们最终犯罪的诱因。

  根据判决,在王晓蓉一案中,贷款人组织人员到他家勒索债务,并多次以语言相威胁。2012年12月3日,许等人来到家中讨债,不满意,将汽油泼向许并用打火机点燃,许因大面积烧伤死亡。

  在案中,贷款人刘多次要求放高利贷。2015年8月6日,刘、李与相遇,先是殴打他,然后将带到宾馆,并强迫跪打还钱。当他们拉着向的一个朋友借钱的时候,用刀先后刺伤了刘和李,使李受重伤而死。

  在陈伟一案中,陶等人多次向陈伟索要高利贷,并多次殴打陈伟,逼其吸毒。2015年3月2日,陶再次带人去讨债,并用电棍电击陈伟。陈威拿出一把匕首,不分青红皂白地刺了下去。陶被刺身亡,因伤势严重。

  这三起案件的判决是不同的。王晓蓉和刘平军被判处死刑,缓刑两年。陈伟被判九年徒刑。三人及其辩护人都以不同的表达方式提出,本案的发生是受害方的过错。在王晓蓉案和刘平案中,法院没有采纳这一辩护意见。在陈伟一案中,陈伟及其辩护人提到,陈伟的行为与过度防卫或过失一致,造成死亡,而不是故意伤害。庭审后,法院认为陈伟的行为是防御性的,但明显超出了必要的限度。

  是否服罪还没有决定。

  回到“侮辱母亲案”。于欢的二审刑事辩护律师、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殷对《第一财经报》记者表示,目前还没有确定是无罪辩护还是从轻发落。

  尹说,当时(他刚接手的时候),他最初认为为轻罪辩护更“实惠”,但随着对案情的深入了解,情况可能会发生变化。近日,他将向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阅卷,以进一步确定有罪与无罪、重罪与轻罪等。

  与此同时,尹将申请对桓是否有精神崩溃后再有后续行为,以及有无精神障碍进行鉴定。因为那时,余欢可能已经精神失常导致精神崩溃。

  “如果二审法院不批准精神鉴定,被告也将申请专家鉴定,并在以后作为专家证言出庭。但这一切仍在考虑和判断之中。”颜对说道。

  于欢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还是过度防卫一直是本案的焦点。

  在一审判决中,法院认为“被告人于欢用尖刀刺伤了许多受害人的腹部和背部。虽然他的人身自由权在当时受到了限制,但他也受到了对方的侮辱和侮辱,但没有人在对方使用工具。在警察一案中,被告于欢及其母亲的生命和健康权受到侵犯,没有什么真正的危险,也没有紧急辩护的必要。因此,余欢用锋利的刀子刺伤被害人,在不违法的前提下侵犯了正当防卫的意义。防守队员认为余欢已经防守了。

  收债人在这张桌子上吃烧烤,旁边放着当时用过的炉子。

  尹对记者说,今后的防卫重点仍是“防卫”,至于是正当防卫还是过度防卫仍在讨论之中。“现在还很难确定。这就更难说了,因为现在无法联系到桓家的人。只有在山东省高级法院阅读了这些文件之后,才能确定具体的方向。”。

  #南方周末,宁静,仲利,高利贷,月息,刘平,陈伟,王小荣,辱母伤人案,第一财经#月息,一分,地下,金融#

  以上就是有关““辱母伤人案”揭地下金融链:月息一分收十分放”的全部相关信息了,文章阅读到这里的小伙伴们应该都清楚了小编所讲的含义了吧,更多关于南方周末,宁静,仲利,高利贷,月息,刘平,陈伟,王小荣,辱母伤人案,第一财经和月息,一分,地下,金融等的精彩内容欢迎按(Ctrl+D)订阅收藏本站!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配资知识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28070.net/32762.html

“辱母伤民”案揭示了地下金融链条-月利率为1.10点的相关文章